红石峡入口竟是一条陡峭的嵌在崖石里的下行石阶

汽车进入云台山景区后,便在弯弯曲曲的山道上绕来绕去。天空灰蒙蒙的,微风夹带着深秋的寒意。也许是受CCTV
“峡谷奇观,河南云台山”广告词影响太深的缘故,迟迟看不到影片中云蒸霞蔚的景象,心中便有些隐隐的失望。

但很快就抵达红石峡。这红石峡,就是云台山有着“中原第一景”“盆景峡谷”“峡谷极品”种种美称的景观。我的游兴开始醒来。

红石峡入口竟是一条陡峭的嵌在崖石里的下行石阶。下了石阶,便走进了嵌在崖石中的栈道,扶栏之下是百丈峭崖,惊险而刺激。我伸手在层层叠叠、赤红如火的岩石体上轻轻触碰,手感圆润光滑,怎么也无法想象这山体、这岩石已在这里默默经历了14亿年的风雨沧桑。作为游客,我除了满心的感动,唯有彻底的敬畏!

不知不觉中经过了几道瀑布几汪深潭,一抬头,又一帘瀑布映入眼帘!它正自高崖轻盈泻落,飞入一汪碧绿的潭水,水面上银花溅射;悬崖上,瀑布流过的地方,肥厚的青苔绿油油地贴挂着;而太阳不知何时已穿透云层,露出了温暖笑脸,在阳光的照射下,白瀑、青苔、红崖、绿潭、黄树叶,五彩缤纷,流光溢彩,好一幅天然油画,好一派峡谷奇观!

这令我惊艳的一眼风景,是我曾经梦到过的风景,是我描绘过的神秘之地!

大约是2010年的时候,我获得了一个创作30集电视剧《老子传奇》剧本的机会,开始闭门研究老子。在穷尽老子有关资料,老子形象日益丰满之际,我把创作这个剧当成了自己神圣的使命,但我却迟迟不敢动笔,直到一个梦的降临。一天晚上我忽做一梦,梦中有人大喊“太子晋!太子晋!
”我从梦中醒来,细细回忆起梦中的一切,豁然开朗,伏案开写《老子传奇》
。现在回想起来,老子与眼前的云台山、与这红石峡的渊源绝不是我当初对梦的释悟与联想,或许是一段真实存在过的传奇……

我仿佛看到老子和缇香就坐在潭边,坐在阳光里。当然,
2500年前的红石峡,颜色比现在还要明艳,潭水比现在还要碧绿,瀑流比现在还要宽阔。

在当地,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

老子还叫李耳时,他完成了3年学业,婉拒了周王室留他在周做官的好意,欲归故乡曲仁里。马车经过王宫不久,李耳突然听到了一阵美妙的琴声,断定这是有名的宫廷乐师、周朝大夫苌弘在弹奏,便慕名拜访。两个人一见如故,论道甚欢。不一会儿,有宫廷传信兵前来通报,太子晋有请苌弘。苌弘便邀李耳同往太子府。原来晋平公派盲臣师旷前来觐见太子晋求问仁君之道。

太子晋乃周天子之长子,温良忠厚,聪明博学,14岁就以太子身份辅佐朝政,口碑极佳,令觊觎周王室的各路诸侯国心生畏惧,师旷觐见,名为问道,实为试探太子是否真有雄才伟略。太子晋观李耳具大才,要留他在周辅佐王室,但李耳却以内心迷茫、还需继续问道求学为由拒绝。言谈之际,众人将重振周王室希望寄予太子晋,太子晋却预言自己3年后将逝。李耳震惊而不敢相信。师旷见太子晋如此器重李耳,便提出为李耳摸一下面相。师旷仔细地摸了李耳面庞,哑默良久,方说,太子慧眼!又对李耳说,你若要问道求学,我有一山相荐。此山在晋属南阳境内,位于成周之东偏北、新郑之正西北交汇处。山上有术士终年修道炼丹,你若能找到此山,学业必有精进。

李耳回到曲仁里,才知道曲仁里已是兵荒马乱,民不聊生,探求治世之道之心欲切,遂按师旷所示前往晋国南阳,几经周折寻访到了山中术士隐居之所,一心求学悟道。他的幼时伙伴缇香以为家乡人寻求药道医术之名跟着他上了山。师旷所说的山,就是“云台山”
,在春秋以古,称“覆釜山”
,因山势险峻,主峰孤峦秀矗,形似一口巨锅兀覆在群峰之上而得名,又因山岳高峻,山间常年云雾缭绕,也称“云台山”
。师旷或许为考验李耳,特卖了个关子,没有说出具体的山名。春去秋来,某夜,李耳与老术士论道时间结束,仍丝毫没有睡意,便踱步出屋,仰观星相。时至午夜,一颗流星骤然在西南方向的天空划过。李耳怔了片刻,掐指一算,不由大惊失色:“太子晋!
” 3年前太子晋的预言竟一语成谶!李耳惦记苌弘,匆忙下山。

李耳离开了云台山。今天,我在云台山邂逅到了他的灵气与足迹。这意外的相逢,让这红石峡深潭飞瀑、红崖峭石之美,成了我心中圣境。

一阵微风拂来,峭崖上飞瀑形成的水雾随风掠过我的脸庞,有丝丝寒凉却又惬意至极。我从遐想中回过神来,怀揣着莫名的激动,重新融入熙熙攘攘的人流,走一步停一步地往前移去,回到了红石峡景观出入必经的天桥。

我站在天桥上,环视云台山。云台山没有白云飘飘。我放眼望去,远处主峰兀立,不见云雾翻腾却更显得巍然壮观,那里是茱萸峰,因曾经留下过唐代大诗人王维“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的诗句而闻名于世;脚下峡谷绵延,深潭浅溪映着天光,两岸崖台呈梯形错叠,瀑流如银若隐若现,峭崖之上树木间列,深秋或红或黄的叶片与赤岩红石交映成趣,密密麻麻的游人在崖间在潭边蚁行蠕动,更衬出峡谷的深幽与凌厉……

这里是云台山,这里是红石峡,这里是经历了亿万年风霜洗礼的绝世奇观!

我凝望着云台山,我凝望着红石峡。我朝老子传奇历史的纵深望去,我望见老子在他风华正茂的年龄,穿行在云台山的云雾之中,安坐在红石峡神秘的深潭前,与风景融为一体。

我感谢峡谷深处那令我惊艳的一眼。一眼即成永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现代文学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