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我认为此次地震是二战后日本面临的最大危机

但我认为此次地震是二战后日本面临的最大危机。但我认为此次地震是二战后日本面临的最大危机。但我认为此次地震是二战后日本面临的最大危机。但我认为此次地震是二战后日本面临的最大危机。Win7之家:富士通总裁:地震是自二战后日本面临的最大危机

据国外媒体报道,3月11日日本发生罕见的九级地震并引发海啸后,日本各家大型企业的高管们集体面临着他们从未经历过的史上最大规模的公司管理危机。自从去年4月上任以来,日本富士通公司总裁山本正巳也正在带领该公司探索走出这一公司管理危机的困境。现年57岁的山本正巳称:“我个人并没有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洗礼,但我认为此次地震是二战后日本面临的最大危机。”富士通的业务范围涉及芯片、电脑和信息科技服务等多个领域。受此次日本地震和海啸影响,该公司关闭了多个生产工厂,产品供应链也经历了数次中断。与其他日本大型企业一样,除了工厂生产受到严重影响以外,富士通也受困于日本大面积停电以及核泄漏导致的整个国家重建步伐缓慢的难题。截至本周一,富士通在此次灾难中停产的所有9个工厂已经部分或全部恢复生产。山本正巳在日本东京接受了美国媒体《华尔街日报》的专访,并透露了他是如何带领富士通员工应对此次危机以及对日本重建的看法。

金沙贵宾会,以下是专访的主要内容摘要:《华尔街日报》:3月11日日本发生地震和海啸时,您当时身在何处?山本正巳:我当时正在澳大利亚与我们当地的员工开会,随后就接到了来自东京秘书的电话。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立即返回日本。但当时澳大利亚没有直飞日本的飞机,因此我从新加坡转机才返回了日本。在公司内部,我们使用卫星通讯手机,因此即使身在澳大利亚我也能够随时与日本的员工进行沟通。但即便如此,我所能够获取的最初信息也是相当有限,想要在第一时间对灾难造成的影响作出评估几乎是不可能的。然而,当得知此次地震高达九级并且引发海啸后,直觉立刻告诉我必须马上返回日本,因为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华尔街日报》:自从地震发生以来,富士通采取了何种措施进行应对?山本正巳:由于近年来日本北部地震频发,因此富士通对地震的准备工作相对比较充分。我们首先要保证公司所有员工的人身安全。富士通拥有用于检查员工状态的内部紧急程序。这是我们在过去的地震和禽流感爆发过程中积累下来的成功经验。在确认了大多数员工的状态后,我们就开始逐个检查位于震区的生产工厂受损情况。此次地震的破坏力超出了以往任何一次。我们颇费了一番周折才最终确定震区工厂和办公室的实际情况。为了应对地震和其他非正常事态的发生,富士通拥有一套比较完善的生产系统恢复应急预案。比如,如果不得不关闭一家生产工厂,我们会准确地将该工厂的生产计划转移至其他工厂。这也就不难理解我们没花费太长时间就做出决定将位于福岛县的个人电脑产品生产转移至位于西部岛根县的工厂进行生产。尽管我们迅速做出了决策,但由于地震导致交通中断和汽油短缺,产品生产实际转移过程的挑战性和用时还是大大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华尔街日报》:自从地震发生以来,您是如何与员工保持联系的呢?山本正巳:往常,我都是每周给所有富士通员工发一封电子邮件。但自从地震发生以来,我一直保持着给员工每隔一天发一封邮件的频率。在每封邮件中,我都向员工通报公司当日的具体进展,并实时告知他们富士通为帮助日本应对此次危机而做出的所有努力。很多公司员工都通过电子邮件向我提出了应对此次危机的看法和建议。有些员工正在致力于为此次地震成立一个特殊的慈善基金,还有员工希望组织一支志愿队伍加入到救灾活动中。《华尔街日报》:您认为日本企业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山本正巳:日本企业从地震导致的有形损失中初步恢复的步伐将十分迅速,但更大的挑战可能来自于能源供应不足。我认为,日本政府应该率先保障震区居民的能源供应,以帮助他们改善生活条件。而下一个能源供应重心应该是企业,尤其是生产企业。一旦工业产出持续下降,就会引发包括失业在内的其他一系列社会问题。这些问题将会严重阻碍日本经济的复苏。再其次才是保障未受地震影响地区的居民能源供应。我深知,把恢复企业用电放在恢复居民用电之前可能会引发一些人的不满,但工业复苏才是保证居民就业和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重中之重。一旦失业率上升、部分企业破产,居民生活就将受到更加严重的影响。无论如何,这都将成为我们反复讨论的一个重要问题。《华尔街日报》:此次地震所引发的危机将会对全球贸易环境造成怎样的影响?山本正巳:此次日本地震可能会对全球制造业供应链带来持续的长期不良影响。如果此前某些产品一直过分依赖日本制造业的话,这些企业可能从现在起就要重新考虑这一产品生产战略并开始对其产品外包业务进行多样化管理。但全球其他地区也同样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风险。这次地震袭击了日本,但这并不意味着世界其他地方就不会发生类似的灾难。怎样分担风险将会成为全球企业探讨的重要话题,而这一问题也不会给日本企业带来过多的负面影响。一旦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采取多个供应商的产品生产战略,也同样会为某个领域的日本企业创造打破非日企业主宰该领域的发展机遇。《华尔街日报》:您认为截至目前日本政府处理此次危机的效果如何?山本正巳:我希望日本政界人士在此时应该打破执政党和反对党之间的界限。我们需要一个更加团结的政府来领导日本民众渡过此次危机。我们不能让首相菅直人或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独自承担这一重任。日本政界人士、政府机构要员和企业界人士都必须团结一致、共渡难关。但截至目前,我认为日本政府还没有得到足够的合作支持来应对这一紧急事态。《华尔街日报》:您对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的现状作何评论。山本正巳:我认为,我们需要让核电站的专业人士来解决这一危机。对核能和核电技术不精通的政府官员和其他各方对此事发表看法和进行介入都是毫无用处的。政府官员更应该关注自身职责,为尽量降低日本国内生产的产品遭到核辐射而多做努力。我注意到,日本政府正在召集专家解决核电站问题,并开始寻求最佳的解决方案。事故已经发生。目前不是讨论本该避免此次事故发生的最佳时间。现在,我们必须集中精力控制住事态的进一步发展。日本民众都一致向前看,并决心通过努力工作来携手渡过此次危机。但与此同时,核泄漏事件也给每个人带来了很大的精神压力。《华尔街日报》:那在这一过程中,富士通又能够怎样帮助日本渡过这次危机呢?山本正巳:比如,日本东北部的一些小镇和小村落在此次海啸中都被夷为平地。随着救援工作在这些地区的开展,如何重新恢复这些民众此前的家庭注册信息将成为恢复工作的主要难题。而富士通将通过税收记录和其他数据信息来重新恢复这一注册信息系统。核泄漏事件将会引发对核能发电的更多争议,但同时我们也必须面对如何节约使用电能的问题。我认为,此次灾难将会加快日本向能源高效型社会过渡的进程。通过提供建设更加高效的能源分配体系所需的必要技术,富士通还可以为加快日本社会转型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如何减少过渡的能源消耗将成为世界各国的主要议题。《华尔街日报》:那您从此次危机中又学到了什么呢?山本正巳:我认为,现在就对此次危机进行回顾和发表评论还为时尚早。截至目前,我还得继续保持公司业务少受此次危机的影响而继续向前迈进。我还必须保证富士通的业务不受未来潜在可能发生的损失影响,并想方设法帮助国家重建。可能还需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我才有可能对此次危机做出系统的评论。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操作系统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